咨询热线:0572-5110666 在线咨询:

综合新闻

上墅“教书记”

发布时间:2019年6月18日    浏览次数:146

 上墅“教书记

         2019年6月6日,接到通知去私立上墅高中讲课,“上墅”这个地名没听说过,初闻,颇感意外。一般来说,我的教书去向大抵是大专院校。一家私立中学要我去上课,莫非是一所贵族学校?上墅私立高中在浙江安吉县,杭州前往只化一个多小时车程。 

tp.jpg

    

进入安吉县地界,一路郁郁葱葱,公路两侧,清爽整洁,屋宇井然,不由心旷神怡。心想,安吉因地制宜,发展生态立县,果真初见成效,与众不同。 

可以说,这是一个潜心读书与休养生息的好地方!到校早了点,便与接待老师聊天,问道:“既称‘私立’高中,莫不是家长有钱,学费缴多少?” 

对方一楞,回说:“学费多少?我也不太清楚,你去问学生好了。” 

我问:“生源怎么样?”她 说:“学校分‘普高班’与‘特色班’,普高班入学分数线高点,特色班略逊一筹。”或许,她想到了,我去授课的是特色班,赶紧补充说:“虽说特色班入学分数线低些,但是,质量一点不差。只是学生有点‘偏课’。学校是按生员特长招进来的。” 

听了,若有所思,说道:“是啊!每个人都有特长。我这个人就‘偏科’,对‘数理化’感冒,幸亏那年(78届)大学录取标准,别的专业都要‘全面发展’,惟有外语系,数学考分不算总分,只作‘参考’。居然,让我这样的偏科生,也能侥幸进入大学,得以改变人生的轨迹。” 

 
     

说到“偏科”这个话题,也就漫无边际的瞎扯起来。 

我说,其实,不少人是偏科的,拿我来说,数学成绩不好,当年文科不吃香,尤其是毛主席说的“大学还是要办的,我讲的是理工科大学还是要办的。”文科近于消失,讲究的是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,千军万马挤在一条道上。因为数理化成绩不怎么样,父母急死了,对我的前途完全绝望! 毕业后,分配在银行做国际结算,又是成天与数字打交道,尽管读书时偏课,好在算盘已经淘汰,作业方式改成计算机,工作没有障碍。 

若干年后,就国际结算业务编了大学课本,撰写了专业论著(注1)。不能说出类拔萃,倒也物尽其用。后来,从事文史创作(嗜好),算是小有成绩。 一位老师听了,说道,专家、专家,也就某个领域专家,那能面面俱到? 我说,上墅高中倒是蛮迎合时代潮流,在欧美国家,青少年大多能顺应各自潜能,在中学时代就以自己兴趣志向来选取专业,尽情发挥,没有多大的压力。上墅高中的分班方式,可说介于“传统”与“现代”之间,有所改进,发扬学生的志趣与爱好,在内地教育界,可算独树一帜。 

又说,只是,学生以各门功课总分优劣来评判“普高班”与“特色班”之别,倒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举措。人为的制造一种印象,优生到普高班,差生进特色班,殊为不妥! 

说到这里,不由一声叹息,可能,这就是人们哀叹“只有大学,没有大师”原因之一。想一想,人生是如此短暂,中学阶段,应当说是一生中最出彩的岁月,将大部分时间化费在自己毫无兴趣的考题上,委实是一种对生命价值的藐视(也失去了考试的实际涵义)。 

况且,所谓“尖子生、优等生、优秀教师”,其实,只是掌握了按照考卷“标准答案”做题目的“精算家”,或者说,“猜题家”(捉摸出题老爷的心理)。 

实话说了,仅为应付高考或中考的人,很难被称为“学问家”,可是,百万青少年艳光四射的宝贵青春岁月,就这样无谓地荒疏了! 

在课间休息时,我与几位学生聊天,才知道这所学校并非只有安吉籍学生,大多数学生来自大江南北,不由好奇,问道,上墅高中只是一所地方性的高级中学,怎会有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? 

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,学校在招生简章中介绍,特色班试行的是“五年一贯制”,也就是将高中三年与大学二至三年捆绑,他们与本省高职院校挂钩(此举对寒门子弟或无背景的学生有吸引力)。 在高中阶段增加实用课程,与大学衔接,例如,现在尚处前沿科目“城轨、高铁、地铁、空服、国际邮轮”等(几种让人羡慕的职业)。 为适应上述专业需要,在高中阶段增添了小语种(日、韩、德、法、西班牙等),更别说音乐、舞蹈、体育、美术这样的特色班了。 听了学生的议论,不由问道:“上墅高中在学科上,可说领先于时代的教育之风气,学费怎么样,贵吗?” 

他们说,加起来,大约一万多元一年。 

我在想,一年有二个学期,五千元上下的学费。在杭州,中学生请个家教也不止这个数,是不是确切? 

于是,查找了学校2019年的招生简章,果然明确规定,普高招生8500元/学期;特色班在6500-7000元/学期,而且还享受每年3200元的国家学费补助政策。学校录取学生不看总分,只看相关科目。 

仅从简章来看,普高班与一般中学的“重点班”差别不大。 

学校偏重于特色班,以个人从教多年经验来说,如果采用3+3的教学方法,本科学生至少可以缩短一年在校学习期限。 我仔细看了章程,叹道,上墅高中招生原则,果然不孚众望,涵盖了目前许多紧缺的专业知识,美中不足的只是,缺少了当下全社会最急需的二门课,一是“精致农业学专业”;二是“城乡社会学专业”。 

以安吉为例(笔者曾参与安吉县总体旅游规划),全县正由指令性的“以粮为纲”转变成为“休闲农业”,或者说,“精致型农业”阶段,可是,学校尚未有培养此类人才的规划(目前仍处于放牧式作业状态); 二是“城乡社会学科”,长三角不少地方已经由“村镇”建制转为“街道”(将来的趋向,有可能“城乡界限模糊”)。坦言之,当下只是行政关系转变,尚未实质功能性的转换(注2)。 

上世纪四十年代,教育家、江苏省黄渡乡村师范学校校长龚家骃敏锐地察觉到时代转型问题,率先提出,学校需要培养目标,不仅要使学生成为一名合格教师,更要让学生成为“乡村领袖”,涵盖内容包括,农业科技引进、乡镇社会、农业基础、社团组织,甚或,还有推行乡村自治、筑路、公共卫生、村镇保卫、调查分析等课程设计。黄渡师范有明确宗旨,不仅训练学生成为合格的乡村教师,也成为“乡村领袖”,具有乡村领袖所必需的基本专业与技能。 

以今天教学目光,仍有借鉴的必要。 

实际上,我国加入世贸以后,社会形态正在转变,可是,学校教育变化甚微。街道、社区干部大多没有专业知识。 各地大中专院校以及家长跟“风”,金融、外贸等成为热门行业,生员 供过于求,而上述二个紧缺人才之处,却乏善可陈! 为什么不能让有志于改造家乡面貌的学生,在求知欲最旺盛的阶段(高中三年)学到相应知识?不再化费在演化到极致的“题海战术”(束缚了人的思考与创新能力)。 

实际上,高考完毕,那些“绝对正确”题目,立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 

这是一代教育家需要认真面对与思考的问题。 让学生自主选择钟情的专业、自己所渴望从事的事业,不必强求“天下一律”,“一张试卷定终生”,或者说,“跳龙门”的落后游戏规则。 这是每一个人,以及子孙后代都有可能面临的问题。 

唐宋时代,我国的科技文化领先于全球,因为那时人们始终不渝的坚信,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,没有多少官本位观念(注3)。 

自从元代以后,就发生了变化。 

而今,进入世贸以后,坚冰开始融化,这种千年不变的“科考制度”与延宕七十年的苏式混合教育方式,以及与此相衔接的“党政干部管理体制”,早就走到尽头,该改革了! 

上墅高中迈出了可贵的一步,下一步,有没有人像当年小岗村农民具有的卓识与勇气,为亿万考生、为国家进步,也为子孙万代,改掉那个陈腐的高考制度(只会抄袭模仿而不会创新)?向发达国家再靠拢一步,让每个学生尽情的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,或许,成为一代教育家面临的艰巨任务之一。 

希望上墅高中能造就更多马云、更多吴昌硕! 


 tp2.jpg

注释:1作者著有《出口信用证拒付处理》、《单证解惑280例》、《国际商务单证教程》、《外贸单证实训精讲》、《河山,因我们的到来而改变》等,曾为《外经贸报》、《新理财》、《杭州》等报刊专栏作家。 

2、我国1997年提出“社区服务”概念,2000年由原“居民区”改为“社区”。改革开放后,居民由“单位人”,改成“社会人”,建立一个独立于单位与企业的社会保障体系与社会服务网络,发挥城镇社区服务功能。 

3、诗人李白《将进酒》的名句。 

( 龚玉和 2019-6-16)